Web Interstitial Ad Example

美債利好訊號狂現?美聯儲停加息就等於大牛市重啟?

14-11-2023
fomc

最近一星期市場浮現一種聲音,央行們緊縮政策要完結了,貨幣政策即將重新走向寬鬆。有此論調出現,傳媒普遍解讀,歸因上周議息聲明聯儲局官員們態度傾向鴿派,加上disinflation(通貨膨脹減緩)進展順利,央行已沒有繼續緊縮必要。美國長債利率在此聲音下急速回落,十年債利率從5%水平,在一周內降至4.49%,彷彿10月時轉呔high for longer的看法已經不合時宜。

係咪咁呢?趨勢真係話轉就轉?睇番上星期發生咩事。在聯儲局議息聲明前,美股已升了兩日,長債利率亦已開始下跌。第一支炮仗是Bill Ackman平倉不再沽空美國長期債券,但真正令事情發酵的是在翌日,財政部宣布2024年第一財季的發債計劃,比市場預算足足少了一成,而且,竟然無視資產年期的匹配度,寧願以高息發行短債,大減長債的發行比例。供應減少,價格就上升了,二級市場的長債利率因而急速下降。這才是過去一周美股大漲的主因。

標普五連漲,甚至七連漲,成為近兩年最大的上升速度。多個技術指標瞬間扭轉,買入訊號狂閃。技術派比較了這輪指標與歷史比較。這邊說訊號出現顯示後市會繼續大升半年,那邊說訊號顯示未來兩個月有超過九成機會上升,另一邊又說訊號指示後市升幅最少三成。這些天大利好的買入訊號出現並不出奇,奇就奇在,那些利好、轉勢訊號在以往的經驗中都出現在熊市低點,今次卻出現在距離歷史高點7%的位置。

經濟、股市難以預測,但到底未來世界是否要重回過去五十年的低利率環境呢?同一個現象,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解讀,我看見的故事與主流的自然有出入。過往的低利率,有全球化作為背景,推行美元的廣泛使用便需要以低成本向外借出美元,現在逆全球化下還有需要維持低利率嗎?而且,超低利率環境,經濟只實現了微弱增長,生產效益持續向下,相反,放眼歷史,經濟高增長期往往出現在高利率年代。

人類很容易就沉浸在自以為的常態當中,殊不知歷史深廣,我們以為的常態卻只是短短十年八年的近期經驗,即使五十年在歷史洪流也只是過眼雲煙。

無論如何,即使聯儲局不再加息,其縮表速度卻仍然有增無減。按每月950億縮表計劃,最近一個月的縮表規模已接近1400億,已經連續三個月高於計劃金額。若美國經濟如華爾街預期般堅挺,聯儲局又何須減息呢?若經濟走樣,仲有甚麼值得樂觀呢?


【關於 #佛系股評人梁樹德(Scott)】

MBA, MCG, MAP, IPA, CMA(Aust), ACG, HKACG, CESGA, IRC, AHKIoD 曾擔任本地金融機構的經濟分析員及證券分析員,從研究宏觀經濟跳入股票分析;後來成為上市公司投資者關係人員,熟悉上市公司的財務及資本操作、營運和公關策略。曾/現任信報、新城財經台、明報、大公報、DBC 數碼電台、Roadshow等媒體的專欄作家及演講嘉賓。執筆專欄包括《佛系股評》、《港股淘寶》、《膏腴梁肉》、《妙輝博客》、《尋珍記》、《股壇精英》等。

佛系股評


行願人生路‧投資筆記
龍稱